AB模板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疑点重重的公安处长受贿案:行贿人口供多次变动

时间:2018-09-16 18:24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

  原标题:疑点重重的公安处长受贿案

蒋永容在准备自己的申诉材料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 王景烁/摄

蒋永容在准备自己的申诉材料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 王景烁/摄

  4月8日,因被指涉嫌收受设备商35万元,44岁的蒋永容又一次站在被告席上。

  蒋永容曾任贵州省公安厅交警总队车管处副处长,2014年1月,因涉嫌受贿罪被刑拘。此后,他收到了两份判决书、两份裁定书。

  一审时,法院认定受贿罪成立,蒋永容获刑10年;重审时,他再次被认定犯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3年,处罚金20万元。蒋永容坚持上诉,2017年3月30日,他收到了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案件再次发回重审的通知。2018年4月3日,该案在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开庭。

  将蒋永容定罪的直接证据,包括公诉机关提交的蒋永容的“认罪供述”,及证人的口供笔录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发现,事实上,原审排除的有罪供述,法院在第一次重审时却予以采纳,而重审时法院却排除了原审曾采纳的供述;而行贿人在如何送钱、送钱数量等细节的描述上,口供亦多次变化。同时,蒋永容的职权范围是否与行贿人的业务存在直接关系,也存在较大的争议。

  被羁押两年之后,蒋永容在2016年10月二审判决后被取保候审,暂时恢复了自由。他反复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表示,自己是无罪的。“我信法,相信法律最终会还我公正。”蒋永容说。

  经过4月3日、4日及8日3天的庭审,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宣布本案将择期宣判。

  “突如其来”的罪名 进看守所后翻供

  2014年1月17日,正在贵阳当地检查车管工作的蒋永容突然接到总队领导的电话,“纪委找你一下”。下午2点半,蒋永容来到省公安厅纪委办公室配合调查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的几名办案人员随后到达,带走了蒋永容。

  蒋永容回忆,到办案区后,他就被限制了人身自由。21日,蒋永容在指定监视地点开始写自述材料;22日下午,他被转移到南明区人民检察院,做了笔录;23日下午,他被转送到看守所,体检后被审讯并做笔录。

  蒋永容说,2月5日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前来提讯,并做捕前笔录时,他已经翻供,坚称自己无罪。

  2015年4月,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:2012年至2013年期间,机动车检测设备供应商贵州汉诺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汉诺公司”)董事长谢保成分3次共送给蒋永容35万元的好处费,蒋永容全数予以收受。蒋永容犯受贿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

  蒋永容随后上诉,2015年7月,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“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”发回重审。2016年6月28日,南明区法院重审第一次开庭;10月,该重审第二次开庭后,南明区法院认定蒋永容犯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3年,并处罚金20万元。

  蒋永容再次上诉。2018年3月,他收到了贵阳中院再次发回重审的裁定,该裁定书认定,“原判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”。

  事实上,原审和重审中,蒋永容的有罪供述都是法院定罪的直接证据。这些证据出自蒋永容2014年1月18日、1月21日在指定监视地、1月22日在南明区人民检察院,以及1月23日在修文看守所的供述。

  但这些供述在蒋永容离开指定监视居住地点不久就被他自己否认。蒋永容说,这些材料是自己遭受刑讯逼供被迫承认的。原审前,他就向法院提出了将有罪供述认定为非法证据排除的申请。

  蒋永容表示,在看守所时,他曾受侦查人员威胁,并致“手肘处点状擦伤”。对此法院称,每日不中断的视频显示,侦查机关为他提供了必要的饮食、休息以及医疗服务,未对其进行刑讯逼供。

  已有的两份判决书显示,原审排除的有罪供述,法院在第一次重审时却予以采纳,而重审时法院却排除了原审曾采纳的供述。

  法院原审采信了蒋永容2014年1月23日在贵州修文县看守所的供述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份供述同步的录音录像只有画面,没有声音。检察院表示是“技术故障”。法院查看该录像后认为“未看出其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限制”,进一步认定该供述具有法律效力。

  蒋永容的第一辩护人、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泽认为,检察机关取证的程序存在违规。重审时,法院认定侦查机关在这份侦查录像中“无同步录音,不符合法定程序”,最终予以排除。

  然而,法院第一次重审时认定有效的是蒋永容1月22日在南明区人民检察院时的笔录。在原审时,这份笔录曾由于“被拘传之前曾长时间讯问,不能排除因其精神受到压制而作出了有罪供述的情形”被排除。重审时,法院则表示,当日检察院的拘传手续、视频材料、笔录材料相互印证,法律手续齐备,讯问地点等程序均合法,且未遭受刑讯逼供,因此这份供述的收集合法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本次的第二次重审开庭中,蒋永容上述所有的有罪供述均被认定收集合法,未作为非法证据予以当庭排除。

  4月3日再次重审时,蒋永容在指定监视居住地点的几名办案人员出庭作证。他们均表示,自己按照法律法规办案,未对蒋永容进行刑讯逼供,但对于辩护人询问的相关具体细节,均表示“时间太长,记不清楚”。

  蒋永容的第二辩护人、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贵阳分所律师沈忱表示,出庭作证的证人并非全部的执法人员,这些证词作为事实证据不够完整。并且,办案人员对具体细节均记不清楚,证言的公信力值得商榷。

  唯一直接的证据是证言 行贿人口供多次变动

  事实上,无论在原审还是重审判决中,这起受贿案唯一的直接证据仅有当事双方的供述。

  贵州省公安厅纪委出示的干部基本情况表显示,1996年,蒋永容进入贵州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担任民警。2011年5月,他开始担任交警总队车管处副处长。时任车管处处长的黎卫红称,蒋永容主要负责对贵州省9个地市的车管所进行业务指导,并配合相关部门对驾校和机动车检测站进行监管。

  据蒋永容回忆,2011年10月的一次工作会议上,作为车管处的代表,他发表讲话并留下了联系方式,谢保成由此认识了自己。随后,谢保成创立了贵州汉诺科技有限公司,任公司董事长,公司主业是销售机动车安检设备。

  根据谢保成2014年1月7日的供述,为了新建的机动车检测站能尽快联网,他在2012年、2013年曾多次与蒋永容通话商谈,“我跟他说,现在我公司承接的机动车安全检测线已基本完成,希望蒋永容帮我尽快联网”。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1998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AB模板网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